武邑百科网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

"百亿爆雷案"再添新例?交易所向这家公司发关注函:与隋田力究竟啥关系?

2021-08-04| 发布者: 武邑百科网| 查看: 144| 评论: 3|来源:互联网

摘要: (原标题:“百亿爆雷案”再添新例?交易所向这家公司发关注函:与隋田力究竟啥关系?)上海证券报曾在日前...
热门资讯阅读 http://www.99wo.com/xwzx/

(原标题:“百亿爆雷案”再添新例?交易所向这家公司发关注函:与隋田力究竟啥关系?)

上海证券报曾在日前报道过一起涉及6家上市公司、金额达百亿元的“连环爆雷案”。(详见《同一门生意让6家上市公司“爆雷”!征兆早已显现?》)谁曾想到,“受害人名单”比外界想象的还要长。

监管发函细究“隋田力业务网”

深交所日前向宏达新材下发的关注函显示,监管部门要求公司就其与隋田力等相关业务往来、关联关系予以说明。

从股价走势来看,市场似乎早已注意到宏达新材的潜在风险。近几日公司股价连续下挫,表现不佳。

隋田力已成为近期A股市场“热门人物”。据统计,目前已有7家上市公司(上海电气、国瑞科技、中天科技、汇鸿集团、瑞斯康达、凯乐科技、中利集团)宣布“爆雷”,涉及金额超过百亿元,而上述“惊天大案”的所有线索都指向了“神秘人”隋田力。

宏达新材目前并没有宣布公司“踩雷”,但监管机构发现公司与隋田力关系密切,或存在相关风险。

资料显示,与隋田力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4家公司——上海星地通、江苏星地通、深圳天通、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均为宏达新材全资子公司上海观峰的客户。

上海观峰2020年对这4家公司形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64.65万元、1810.97万元、889.38万元、845.26万元(均未含税)。

宏达新材的实控人杨鑫与隋田力也走得很近。

公开资料显示,杨鑫控制的宁波鸿孜,与隋田力控制的宁波星地通在工商注册时使用了同一邮箱及手机号,且办公地点处于同一栋楼。

对此,深交所要求宏达新材核实,杨鑫与隋田力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往来,公司2019年以来是否与隋田力及其关联公司存在商业往来或关联关系。

在此基础上,深交所还要求宏达新材对该业务模式予以详细说明并提示风险。

例如,公司与上述四家公司商业开展模式及资金流、货流流转情况,并说明截至2021年6月30日,对上述四家公司的应收款项余额情况,已计提的坏账准备金额,并说明相关应收款是否存在回收风险,坏账计提是否充分。

同时,宏达新材还需列示与上述四家公司合同签署情况及具体执行情况,包括预付供应商的比例及向客户收取预收款项的比例、交货周期,是否存在其他已形成存货但客户无法提货交付风险等经营风险。

“隋田力事件”不断发酵

监管机构之所以关注“隋田力”,与其近期牵涉的多起“大案”有关。

自5月底以来,已有7家上市公司“爆雷”,对所涉及公司进行穿透后发现,相关事件均与隋田力有关。

凯乐科技披露的公告显示,公司自2020年5月起,先后与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新一代”)签订《产品购销合同》,向其提供专网通信业务。

目前,新一代收到预付款合计11.51亿元所对应的合同已逾期尚未交货。为减少损失,凯乐科技依法就前述新一代的违约行为正式向法院提起诉讼。

7月24日,汇鸿集团发布重大风险提示公告,子公司司江苏汇鸿国际集团中锦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锦公司”)经营的电子通信设备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相关业务风险事项涉及金额合计5.51亿元。

在此之前,国瑞科技7月13日也发布公告称,公司经营的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扣除已收到的预收款项或定金后对应的存货约0.98亿元)且应收账款约1.67亿元逾期,可能导致公司发生损失。

一连串公司“爆雷”的背后,“始作俑者”均指向一位神秘人——隋田力。

凯乐科技公告中提到的新一代,多年前已与公司有业务往来。相关公司债券2016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显示,凯乐科技新增了贸易业务,主要产品为星状网络数据链通信机和数据处理器,供应商为上海星地通和新一代,主要客户为中国普天、中国电科等。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隋田力为上海星地通的实际控制人,而在2016年披露上述业务时,隋田力控制的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也是新一代的股东。

汇鸿集团的合同异常对象为航天神禾,航天神禾有两名股东,北京赛普和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二者分别持有50%的股权。

进一步穿透,北京赛普股东为上海星地通和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二者均为隋田力所控制。

此外,在上海电气、国瑞科技、瑞斯康达、中天科技的公告中,也出现了上海星地通的身影。

最新披露风险的中利集团,也在公告中提到了隋田力相关公司,以及宏达新材实控人杨鑫控制的宁波鸿孜。

中利集团表示,公司涉及与上海电气业务逾期应收账款合计5.07亿元,公司参股19%的中利电子存在部分通信业务相关合同应收,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利电子涉及逾期应收账款合计8.78亿元,该业务的材料预付款项7.71亿元。

其中,中利电子7.71亿元预付款涉及供应商为海高通信和鸿孜通信。

外界更为关注的是:隋田力编织的巨大“业务网”还会牵涉哪些公司?该事件未来将以何种局面收场?

编辑:徐锐



分享至:
| 收藏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武邑百科网  

GMT+8, 2019-1-6 20:25 , Processed in 0.1009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武邑百科网 X1.0

© 2015-2020 武邑百科网 版权所有

微信扫一扫